牙种植体支持式覆盖义齿在临床中的应用

2017年6月9日 口腔颌面外科杂志

    目前临床上牙种植体支持的修复方式主要分为2大类:种植体支持的固定义齿、种植体支持的覆盖义齿。种植固定义齿即患者不能自行摘戴的修复体,其具有固位力强、咀嚼效率高及舒适感显著等优势。然而,牙种植体支持的固定义齿具有以下问题:①手术过程较复杂,对于上下颌骨骨量不足的患者,需要骨增量手术及软组织移植手术,这些手术过程大大增加了治疗程序的复杂程度及失败的风险;②植入牙种植体较多和治疗费用高(相对覆盖义齿修复方式);③对于无法完成软硬组织增量的颌骨缺损患者,固定义齿修复方式不能有效恢复其牙槽骨形态,故而无法达到容貌等美学修复的要求。

    相较牙种植体支持的固定义齿,种植覆盖义齿具有以下优势:①牙种植体数目较少,治疗成本低廉;②无须进行骨增量及软组织移植手术,外科手术操作程序简单;③适应证较广泛,可用于颌面部缺损患者的赝复体修复及放疗患者的义齿修复;④患者可以自己摘戴义齿,这样利于维护义齿及牙种植周围的清洁;⑤相较传统全口义齿,牙种植体支持的覆盖义齿具有较强的固位力,完全可以满足一般患者的要求;⑥利用牙龈瓷及胶托可有效为唇颊侧软组织提供支撑,达到一定的美学修复作用。鉴于牙种植体支持的覆盖义齿具有上述的优点,其在临床上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特别对于60岁以上的无牙颌患者。根据牙种植体上方附着系统的不同,目前临床常用的牙种植体支持覆盖义齿主要包括球帽式覆盖义齿(ball overdenture),杆卡式覆盖义齿(bar overdenture),套筒冠式覆盖义齿(telescopic crownretained overdenture),Locator式覆盖义齿(Locator overdenture)及磁性附着体式覆盖义齿(magnet overdenture)。虽然临床上各种牙种植体支持覆盖义齿被大量的应用,但目前国内外缺乏对其如何应用的完整而全面的系统性文献报道。本文将系统介绍各类附着体支持式覆盖义齿的适应证及优缺点,并通过比较各种附着体系统在固位、种植体周围软硬组织变化及患者满意度方面的差异性,希望能为临床上如何选择牙种植体支持式覆盖义齿,行无牙颌患者口腔功能修复重建提供一定的参考依据。

    1.牙种植体支持覆盖义齿的类型

    1.1球帽式覆盖义齿(ball overdenture)

    由球帽附着体系统(ball attachment system)构建完成的覆盖义齿,该系统为球固位体、金属帽和帽内固位环组成,义齿穿过具有弹性的固位环,通过球固位体和固位环的机械卡抱作用而获得固位。种植体支持的球帽附着系统最初于20世纪60年代提出,经过几十年的发展,技术不断进步更新,现临床上有“O”型圈附着固位、球与软衬材料固位2种固位方式。也有学者将两片式球基台、“O”型圈卡及C形弹性基托联合使用,可获得更高的固位力和稳定性。“O”型圈卡附着系统的基台一般是钛合金制造,根据不同牙龈厚度,有着不同的设计和大小。“O”型圈卡因不同的制造商有不同的颜色,一般情况下白色的为口内固位使用,转移圈一般是棕色或者黑色,因其固位力较小,主要在实验制作过程中使用。“O”型圈卡附着系统具有设计简单、固位良好、使用和维护起来比较简单、成本相对低廉等优点,但是外部环卡的固位力会随着使用时间延长而下降,一般可持续使用6~9个月。球帽式覆盖义齿的球面接触区有一定的缓冲空间,这使球附着系统运动较灵活,可以朝多个方位运动,避免远中游离端产生扭矩,降低对植体的损害。使用球帽式覆盖义齿进行种植体修复,对义齿共同就位道的要求不是很严格,但种植体之间要尽量平行,相差不能超过15°。适用于因条件限制种植体数目较少,植体之间的距离较大,颌间距离较小的患者,但是附着体的球形颈部易折断。

    1.2杆卡式覆盖义齿

    由杆卡附着体系统(bar attachment system)构建的覆盖义齿,种植体支持的杆卡附着系统最早于20世纪70年代提出。杆卡式覆盖义齿主要由牙种植体、杆卡附着系统及覆盖义齿三部分组成,其中种植体基台连接在一起组成的杆式结构为附着系统阳性部分,基托组织面连接卡式结构为阴性部分。杆卡之间的摩擦力和机械力为该系统提供固位和稳定,杆为临床上部义齿就位提供引导作用,环抱卡则具有固位功能。杆卡附着系统的杆和卡包括预成杆卡和个性化制作杆卡(切削研磨杆,Milled bar)两种。预成杆为弹性界面,义齿在使用的过程中可以轻微下沉,将咬合力分散到牙槽骨上,一定程度上减小施加在种植体上的压力。而切削研磨杆附着系统为方形,无弹性界面,有稳定较强的固位力,并且可以和多种附着体联合使用。根据预成杆卡外形可分为圆杆、卵圆形杆及U型杆卡。

    临床上常用的预成杆卡,主要包括多尔德杆卡(Dolder bar)、圆形杆卡(Round bar)及海德杆卡(Hader bar)。Dolderbar是U型杆卡,最初由EugenDolder发明,利用杆构成的阳性部分与基托组织面卡组成的阴性部分相连接而固位。杆有两种,一种以卵圆形为弹性附着体,可以小范围自由移动;另一种为改良杆,为刚性附着体,移动范围小。Haderbar系统是矩形杆卡,由HelmutHader发明,并于20世纪90年代由Enghish.Donnel等进行改进。Hader杆方为球形,而龈方逐渐缩窄,杆的高度被降低,最低为2.5mm,这样的设计使该系统具有更大的灵活性,Haderbar要求种植体之间的距离范围为10~12mm。在垂直方向上,如果牙种植体颈部以上有3mm的软组织厚度,那么种植体平台转移处到切牙的切缘至少要有12mm的距离。

    如果因牙槽骨的解剖因素使得植体之间的距离减小,那么可以考虑使用Milledbar。Milledbar为杆卡附着体,是个性化制作的矩形杆,特别适用于牙槽骨严重吸收的病人,修复体是刚性的,没有悬臂,可形成良好的生物学设计。Milledbar的主要优点是可提供额外的二次铸造,牙种植体和组织支持的修复体不具有额外的固位力,相较其他杆卡,其具有更强的固位力,并通过形成唇腭侧轮廓来实现足够的发音和美观,患者可保持口腔卫生,很少的软组织覆盖上部义齿结构即可保证黏膜健康等。Krennmair等认为Milledbar附着体在修复体维护中的并发症(杆卡折裂、卡松弛等)发生次数要比圆形杆卡少的多。1997年Davodi等将切削研磨杆的组织杆、Hader卡及上部的修复结构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固定的可摘修复体,该装置明显提高了义齿的固位和稳定性,并且显著减少了塑料的磨损率和维修率,特别适用于牙槽骨严重吸收的病例。但是此种方式对临床操作步骤和制备技术要求较高。也有学者将杆与有机硅弹性衬垫结合使用,相较普通的杆卡,该种方法制备的杆使用起来舒适稳定,修复体维修率较低,易保持口腔卫生,患者满意。

    杆卡系统固位力和稳定性相对较高,适用于牙槽骨严重吸收,颌间距离较大的患者。杆卡附着系统临床最常见的并发症是卡松动和折断,杆卡附着系统远中有悬臂,义齿可能因应力集中而折断,需要一定的维护费用。

    1.3套筒冠式覆盖义齿(telescopic crown-retained overdenture)

    套筒冠式覆盖义齿由套筒冠附着体系统(telescopic crown-retained attachment system)构建而成,即由种植体基台上制作的内冠、覆盖义齿组织面的外冠及覆盖义齿组成,通过内外冠之间的摩擦力完成固位功能。套筒冠式覆盖义齿是于20世纪70年代首次提出的,最初以天然牙为基牙,因其具有良好固位力,能有效恢复发音功能及易于保持口腔卫生的特点,而得到了广泛的临床应用,而后逐渐应用到牙种植体支持的覆盖义齿,目前牙种植体支持式套筒冠覆盖义齿在临床上应用较普遍。

    该型覆盖义齿要求修复体组织面结构与种植体之间具有极高的精准度和被动适合性,牙种植体间的平行性是套筒冠覆盖义齿发挥功能的关键。圆锥形套筒冠比其他系统有更好的力量传递。当咬合较低时,种植体的基台可以直接作套筒冠的内冠,这样可节省一定的空间。当套筒冠的内外冠分开时,力量会立刻消失,这样可避免牙种植体的损伤。套筒冠内冠表面光滑,并经常有摩擦作用,不利于菌斑附着,有利于植体周围软组织健康。Besimo等设计的外冠的边缘位于内冠边缘的上部,这样可避免对植体周围软组织的刺激,保证软组织的健康。Eitner和Krennmair等认为套筒冠附着系统更易保持种植体周围软组织健康。套筒冠可提高咀嚼能力,患者易适应,且牙种植体支持式套筒冠覆盖义齿具有很高的临床成功率。Hoffmann报道7个病人(65个ITT植体)采用了套筒冠覆盖义齿,经过4.5年的随访,没有失败的报道。Zou等报道上颌全口套筒冠覆盖义齿使用8年后植体成功率为100%。Landes等以颧骨做种植位点并结合套筒冠修复,经过13~102个月的随访,8年的植体生存率为89%。然而套筒冠覆盖义齿的制作技术要求高,费用也较高。

    1.4Locator式覆盖义齿(Locator overdenture)

    2001年由ZestAnchors首次引进Locator附着系统,Locator附着体由种植体上部的Locator阳性结构和覆盖义齿组织面的阴性结构两个部分组成,其固位力依靠阳性附件与阴性附件之间的摩擦力来实现。它不需要依赖种植体之间的制锁作用来获得固位,该附着系统有弹性、固位力好、耐用、内置角度具有相互补偿功能,并有双重固位作用。Locator附着系统不同的颜色(粉、蓝、绿、橙、红)代表着不同的固位力。Locator附着系统适用于颌骨垂直距离大小不等的病人,该系统修复和更换弹性皮筋快速方便,在牙椅旁边即可进行,因此在临床广泛应用。相较球帽、杆卡附着系统,Locator附着系统的体积较小,使用起来方便舒适,可用于植体之间有40°倾斜的病例。但也有学者研究发现,经过多次牵拉和体外模拟咀嚼实验情况下,Locator附着系统的固位力明显下降。

    1.5磁性附着体式覆盖义齿(magnet overdenture)

    磁附着体系统(magnet attachment system)是由磁体与衔铁两部分组成的附着体系统,通过利用磁体与衔铁间的磁性吸引力以达到固位与稳定义齿的一种固位装置,磁体与衔铁间平面接触,无严格的就位道。磁性附着体可分为自我调节型和传统磁性附着体。自我调节型要比传统附着体有更强的固位力,义齿基托可随黏膜的变化而移动。磁性附着体覆盖义齿根据材料可分为闭合式磁路系统和开放式磁路系统。一般来说磁体的厚度为1.5mm,而衔铁的厚度也只有0.8mm,这使得整个组装的厚度为2.3mm,因此该附着系统可适用于咬合垂直距离过短和磨牙症的患者。

    磁性附着体使用后固位力变化不大,不需要经常更换,使用方便,另外对于种植体位置、方向不理想的患者也是很好的选择。有文献报道,将Locator附着系统、球帽附着系统与磁性附着系统进行比较。当选择Locator系统修复时,其固位力可以选择不同的阳性垫片来调整(Straumann公司:蓝色=0.68kg;粉色=1.36kg;无色=2.27kg;红色=0.23~0.68kg;橙色=0.91kg;绿色=1.36~1.82kg)。固位力最大的是无色阳性垫片的Locator系统,其次是绿色阳性垫片和球帽附着系统,最小的为磁性附着系统。当附着体与植体植入角度分别为15°、30°、45°时,磁性附着体的固位力和侧向力的变化是最小的,而其他的附着系统固位力下降,侧向力增加,这使得力量传递到种植体上,不利于植体的健康。而磁性附着的力量中断结构,可以缓冲施加于种植体上的侧向力,有利于种植体的长期成功。但是磁性附着体的固位力相对较弱,衔铁易松脱,衔铁与基台之间的缝隙极易腐蚀,导致金属表面剥脱,导致漏磁而使磁性下降,所以需及时更换磁体。

    2.牙种植体支持式覆盖义齿在临床上的应用

    牙种植体支持式覆盖义齿可有效行无牙颌患者口腔功能的重建,目前在临床上获得了广泛的应用。然而不同类型的覆盖义齿在固位力、适应证选择、牙种植体成功率、患者舒适感及满意度、义齿维护及费用等方面存在一定的差异性。本文将从覆盖义齿的固位力和稳定性、种植体周围软硬组织情况、植体的存活率、覆盖义齿维修频率及患者满意度5个方面,比较上述几种牙种植支持式覆盖义齿在临床上的应用情况,希望能够为将来临床上选择哪种牙种植体支持式覆盖义齿提供一定的参考依据。

    2.1固位力和稳定性

    固位力和稳定性是相互依赖的,良好的固位力是覆盖义齿稳定性的保障,而覆盖义齿良好的稳定性又为覆盖义齿长期保持所需的固位力奠定了基础。临床上,覆盖义齿需要多大的固位力才是最合适的,目前尚无同一的标准。固位力过小,患者咀嚼食物过程中义齿容易脱落;固位力过大,患者摘戴困难。即便附着系统相同,因牙种植体的直径、位置及数量的不同也会造成覆盖义齿固位力的不同。一般认为年轻患者咀嚼力较大,佩戴覆盖义齿时,覆盖义齿需要较大的固位力才能获得覆盖义齿在咀嚼过程中达到基本的稳定性。研究发现,套筒冠覆盖义齿的固位力最强,然而有些学者认为在长期植体负载的过程中,杆卡附着显示更好的应力分布。Naert等研究发现固位力比较,套筒冠>杆卡附着系统>球帽附着系统>磁性附着系统。在球帽和Locator附着系统的固位力进行比较的研究中,研究者模拟4000次的咀嚼负荷结果发现:最初Locator的固位力较大;经过4000次的咀嚼后,Locator附着系统的固位力呈非线性递减到最初固位力的40%,而球帽附着系统固位力改变不大;但Locator附着系统固位力的调节非常方便,通过变换不同颜色的阴模帽可以即刻增大或减小固位力。

    2.2种植体周围组织情况

    1999年,Wismeijer等的研究报道显示,种植覆盖义齿修复后19个月时,球帽式附着体的种植体周围出血指数低于杆卡附着体,结果差异具有统计学意义。但Cuneyt和Naert等的研究表明,对于下颌种植覆盖义齿,杆卡式附着体和球帽式附着体对种植体周围的菌斑指数和出血指数的影响差异结果无统计学意义。这可能是因为种植体周围组织的健康状况与口腔卫生情况密切相关,受患者口腔清洁、是否吸烟、全身健康状况等多种因素影响明显,因此附着体形式的选择对菌斑和出血指数的影响并没有明确证据。

    Krennmair等对45名无牙颌患者采用Milledbar杆附着和套筒冠附着修复,进行3年的回顾性研究,结果两种固位形式的种植体成功率均为100%,Milledbar组的菌斑和牙结石指数要比使用套筒冠组的患者有增高的趋势。Naert等的系列研究结果显示,杆卡附着系统对种植体周围黏膜的影响常见为黏膜增生,而磁性附着体则多表现为黏膜溃疡。Heckmann在对套筒冠种植覆盖义齿10年修复观察中,发现70.8%的位点无探诊出血,超过90%位点的探诊深度小于3mm。影像学评估中,种植体肩台到种植体骨结合处的平均距离在(3.19±0.95)mm,范围为1.3~5.16mm;平均水平骨丢失为(1.6±1.52)mm,范围为0.28~8.33mm。

    Eitner等对无牙颌患者套筒冠和杆卡两种附着方式的临床参数(龈沟液流速、植体动度、植体周围骨吸收量)进行了系统性比较研究,结果表明使用套筒冠比杆卡能维持更好的牙龈组织健康及良好的菌斑清洁能力,而杆卡会有更多的菌斑附着在修复体及牙龈上,这可能导致牙龈增生。Vafaei等通过用计算机扫描制作的3D模型中,分别施力60N于A组和B组,在模型测试比较杆和球附着覆盖义齿的应力分布,认为杆附着系统可减少牙槽骨的吸收,但是容易导致牙龈增生。也有研究认为球附着比杆附着出血较少、容易清洁,利于保持软组织健康。有学者用探诊深度和出血指数来描述种植体周围组织的健康状况,据文献报道,将球帽附着和杆卡附着两种附着体进行10年的随访,发现球帽附着的探诊深度要浅些。许多研究评估种植覆盖义齿对口腔黏膜的反应,其中黏膜增生、口腔炎症为常见并发症,而Locator附着系统被认为很少出现黏膜增生。Cordaro等研究结果显示,Locator附着系统覆盖义齿的卫生状况较好,相较杆卡附着系统,Locator附着系统卫生保持较简单,因此种植体周围感染几率比杆卡附着式显著减少。

    2.3种植体周围硬组织

    Bilhan等研究观察126颗种植体在负载36个月后种植体周围骨吸收的状况,结果显示种植体边缘骨吸收与附着体的类型(球帽或杆卡附着体)的选择无关,但与种植体长度相关,且杆卡附着体的悬臂会使种植体周围骨丧失明显增加。Bergendal和Engquist在通过62个月的观察后发现,在下颌覆盖义齿中,球帽附着体组平均骨丢失为0.5mm,杆卡附着体组为0.7mm,差异不具有统计学意义。Naert等在9年时间内对449枚种植体支持的Dolder杆卡覆盖义齿的研究发现种植体周围骨丧失在修复后第一年为0.7mm,此后每年平均为0.05mm。此外,Bressan等对280枚种植体随访3.9年后的边缘骨吸收为平均0.67mm,且最常见的并发症为杆结构下的黏膜组织增生。从骨吸收水平上看,两项研究结果相近。

    Zou等对于共88枚种植体支持的套筒冠覆盖义齿5年随访研究结果显示,种植体周围骨吸收为0.8~1.2mm,且上颌与下颌的种植体并无明显差异。而另一比较了套筒冠、杆卡和Locator附件系统的研究显示,3组覆盖义齿在3年随访期间,种植体周围的骨吸收程度之间并无明显差异,其中套筒冠为0.6~0.9mm,杆卡为0.6~1.0mm,Locator为0.5~0.9mm。此外,另一份研究结果显示,种植体周围或种植体之间的牙龈增生在套筒冠组和杆卡组分别为3.7%和12.6%。Krennmair等对25名患者套筒冠和球帽附着体修复体进行了3年的随访研究,结果发现两种附着方式在植体生存率、植体动度、植体周围软硬组织情况(骨吸收情况、牙周袋深度、牙龈指数、出血指数、菌斑指数、牙结石指数)的差异,没有明显统计学意义;但是球附着体义齿的并发症相对较多,年龄稍大的患者这些指标有增高的倾向。

    2.4种植体的存活率

    研究认为种植体的存活率与附着形式没有太大的关系,而骨量与骨质(Ⅳ类骨)、植体在牙槽骨内的不合理分布、不合理的冠根比、不良生活习惯等,都是植体失败的重要影响因素。每种附着形式都有其优缺点及适应证,不能简单地说一种附着体优于另一种附着体,而应综合考虑。比如磁性附着的固位和稳定要比其他的附着系统差些,但是可以缓冲施加于种植体上的侧向力,维护植体的健康。Locator系统固位力好,制作简单,修理和更换容易便捷,但是随着摘戴次数的增加其固位力下降的最快。套筒冠附着系统固位稳定较好,易保持植体周围软硬组织的健康,其缺点是技术要求高,耗时间和花费高等。杆卡、球帽设计方式灵活,便于清洁等。

    另外患者的咬合高度、牙槽骨条件、解剖因素及自身的选择也是医生考虑的因素。上颌覆盖义齿常有4~6枚种植体支持,Visser等研究报道,上颌种植覆盖义齿修复10年后的留存率为86.1%。下颌覆盖义齿多由2枚种植体支持,但也有1、3、4枚及以上种植体支持的。Naert等对207位使用Dolder杆卡附着方式下颌种植覆盖义齿患者的研究发现,9年种植体留存率为97%。Gallucci等通过回顾文献得出,常规负载的下颌种植覆盖义齿的1~10年种植体留存率为97.1%~100%,修复体留存率为88%~100%;上颌种植覆盖义齿的1~10年种植体留存率为94.8%~97.7%,修复体的3年留存率为91.4%。且Attard和Zarb也研究报道了种植覆盖义齿较高的成功率和留存率,结果为上颌和下颌总的累积留存率为96%,成功率是93%。种植体支持的覆盖义齿在临床应用中有良好的成功率和留存率,对于牙槽嵴条件不良、黏膜支持式全口义齿固位不足患者的修复效果是十分有价值的。对于不同附着系统覆盖义齿的成功率,大部分报道显示并无显著性差异。但Walton研究显示,球帽式附着体覆盖义齿和杆卡式的成功率分别是23%和63%,杆卡的成功率是球帽的2倍以上,统计差异明显。

    Zou等研究结果显示,5~8年随访中种植体留存率和成功率都为100%,且套筒冠组和杆卡组之间没有差异。其另一研究中3组不同附着系统(套筒冠、杆卡及Locator)支持的覆盖义齿的3年种植体成功率和留存率也都为100%。Krenmair等的5年研究发现,Milled杆的累积留存率在上颌与下颌分别为97.8%和99%。

    2.5覆盖义齿佩戴后的维护

    种植覆盖义齿佩戴后的长期维护情况是影响种植体上部附着系统选择的一个重要因素。种植覆盖义齿机械性并发症常见为固位元件的磨损或腐蚀,固位体或上部附件的断裂、肩台断裂或基台螺钉松动或折断、杆卡固位松动、橡胶圈老化、O型圈变形、磁体磁性改变及义齿折裂或折断等。Goodacre等通过回顾文献得出,最常见的种植义齿并发症(>15%)是覆盖义齿固位体松动(33%)、覆盖义齿重衬(19%)、卡或附着体折裂(16%)。Naert等的系列研究结果表明,与杆卡附着体相比,磁性附着体和球帽附着体的覆盖义齿并发症发生率更高。球帽附着系统修复后维护常见为固定螺丝需要再拧紧和更换O型圈;杆卡附着系统则多见于因杆卡松动需要增加固位或者杆折断的修复;而在磁性附着系统中则主要是因磁体磨损和腐蚀而需要频繁更换磁体。Walton随机临床对照试验研究报道,3年以上的下颌种植覆盖义齿中,球帽式附着义齿共有324次维修,与杆卡式附着体(72次维修)有近乎5倍的差距;杆卡式附着系统(17%)所需要的维修明显少于球帽式附着系统(60%);球帽式附着体(8%)需要更换的百分比是杆卡式附着体(4%)的2倍。

    关于套筒冠式种植覆盖义齿的长期研究文献较少,Heckmann等纵向前瞻性研究结果显示,25%的基托在随访期间需要重新加固,16.6%的咬合螺钉发生松动,21.7%义齿需要重衬。MacEntee等的关于种植支持式覆盖义齿超过3年的临床随访结果显示,在球帽附着体组有6.7/人/次的修复,而在杆卡组仅为0.8/人/次。两组相较,结果具有显著差异性。Zou等对24位患者的5年随访研究中,共应需要进行了26次维护,且第5年是需要维修保养过程的高发时间,其中边缘调改是最常见的问题。为了减少种植修复后机械并发症的发生,必须注意可能导致这些潜在问题的各种因素。连接螺钉折裂主要原因是咬合力的大小及方向,与元件的机械强度也直接相关。此外,种植体的数量、长度、植入角度,咀嚼习惯及牙槽嵴的吸收,都可能造成种植覆盖义齿种植体折裂或折断,或树脂基托折断等各种机械性并发症的发生。

    2.6患者满意度

    患者对不同的附着系统有不同程度的满意度,其中固位力的大小是种植覆盖义齿附着体选择必须要考虑的重要因素,也被认为是患者满意度的重要因素,Naert等通过比较Dolder杆卡、球帽及磁附着体系统,每组患者各12人,经过5年的研究,在杆卡附着组固位力为1240g,球帽附着组为567g,而磁附着体系统仅有110g。此外,Naert等的研究显示上、下颌种植覆盖义齿的固位力比较,磁性附着系统的固位性能要低于杆卡附着体和球帽式附着体;但在上颌覆盖义齿的固位力上,却是杆卡式附着系统低于球帽式附着体和磁性附着体;对于咀嚼效能的满意度,磁性附着系统要低于杆卡和球帽附着体。

    Timmerman设计了自由对照试验,即2枚种植体支持的球帽附着体,2枚或4枚种植体支持的杆卡附着体,经过8.3年的问卷调查,结果表明各组患者对于覆盖义齿的咀嚼、发音、美观、稳固及社会功能等各方面的满意度并没有显著性差异。口腔健康影响指数(OHIP-14,常被用作简化14项问卷来评估口腔健康对生活质量的影响)被用于评估口腔健康状况对人们社会幸福感的影响。Kuoppala等对58位患者13.7年的随访调查结果发现,支持覆盖义齿种植体的数量以及连接方式(杆卡或者球帽)对OHIP-14的影响不具有统计学意义(P>0.05)。相较杆卡附着体,球帽附着体不满意发生率稍多,但不具有显著差异性。

    Zou等通过5年研究结果显示,超过90%的患者对套筒冠支持覆盖义齿的口腔功能感到满意。其他研究结果也证实患者对套筒冠、杆卡以及Locator附着系统的覆盖义齿修复效果的总体满意程度没有显著差异性。

    3.展望

    在过去的30年里,种植覆盖义齿的使用,显著提高了无牙颌患者的生活质量,一定程度上满足了患者对义齿舒适、美观及功能的要求。与传统义齿相较,其显著提高了固位力、稳定性并扩大了适应证的范围,尤其对于牙槽骨严重吸收,颌面部大范围组织缺损的病例,种植覆盖义齿提供了一种有效的治疗方案,改善了患者的生活质量。目前这几种种植覆盖义齿在临床上均已取得良好的修复效果。因此,在未来的口腔临床工作中,种植覆盖义齿在恢复患者口腔功能方面将继续扮演重要的角色。

阅读原文阅读  1927 投诉
写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