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腔陶瓷修复体调磨后表面处理方法研究进展

2018-5-11 16:05  来源:中国实用口腔科杂志
作者:李文晶 李天舒 骆雪 王蔚 阅读量:2611

    口腔陶瓷修复体具有良好的机械性能、耐腐蚀性、组织相容性,美观并且不产生CT伪影,正广泛应用于口腔修复领域,包括前牙美学修复以及牙体缺损和牙列缺损的固定修复。口腔陶瓷修复体临床试戴过程中,需要对其进行调磨以使其良好就位。但调磨会使修复体表面产生微小的划痕,使其表面粗糙度增加,从而可能增加细菌黏附以及菌斑堆积,诱发牙龈炎和龋病,并且造成对颌牙齿的过度磨耗。因此,口腔陶瓷修复体调磨后,需要对其进行表面处理——上釉或抛光,降低其表面粗糙度,恢复其光滑的表面形态。现就口腔陶瓷修复体调磨后表面处理方法及其研究进展等相关问题做一综述。

    1.口腔陶瓷修复材料

    陶瓷材料分为惰性陶瓷材料和活性陶瓷材料,口腔修复领域应用的陶瓷材料为惰性陶瓷材料。按Kelly分类方法,口腔陶瓷材料可分为玻璃主导的玻璃陶瓷、颗粒充填的玻璃陶瓷和无玻璃基质的多晶陶瓷,无玻璃基质的多晶陶瓷又包括多晶氧化铝陶瓷和多晶氧化锆陶瓷。玻璃主导的玻璃陶瓷具有良好的美学性能,随着晶体数量的增加直至纯多晶氧化铝或纯多晶氧化锆,其强度越来越高。

    基于陶瓷材料的主要成分又可将口腔陶瓷材料分为玻璃基陶瓷材料、氧化铝基陶瓷材料和氧化锆基陶瓷材料。(1)玻璃基陶瓷材料:透光性好,美观,但机械性能较差,适用于贴面、嵌体、单冠的制作。(2)氧化铝基陶瓷材料:透光性中等,机械性能中等,适用于嵌体、单冠、三单位前牙桥的制作。(3)氧化锆基陶瓷材料:透光性中等,但机械性能最好,适用于单冠、多单位固定桥的制作。氧化锆基陶瓷材料因其具有强度高、组织相容性好、抗磨耗性强以及对牙龈无刺激等优点,相较于金属烤瓷材料与其他陶瓷材料,正广泛应用于口腔修复领域。

    2.口腔陶瓷修复体调磨后表面处理方法

    2.1上釉(glazing)

    上釉是最有效的口腔陶瓷修复体调磨后表面处理方法,包括自身上釉和釉瓷上釉。自身上釉是将调磨后的陶瓷修复体放入烤瓷炉中烧结,使修复体表面融化形成玻璃样的釉面。釉瓷上釉是将调磨后的陶瓷修复体表面均匀涂抹一层釉液,之后放入烤瓷炉中烧结,使修复体表面形成氧化物薄层。上釉可以封闭调磨后陶瓷修复体表面形成的微孔以及裂纹,恢复其表面光滑形态。

    2.2磨光(burnishing)

    磨光是应用粘有磨料的磨光轮或磨光带,切削试件。磨光玻璃陶瓷时,会在其表面产生拉应力,使玻璃陶瓷容易发生断裂。相较于上釉和抛光,磨光后陶瓷材料表面的粗糙度最大,修复体对对颌牙的磨耗最多。

    2.3抛光(polishing)

    口腔陶瓷修复体的抛光属于单纯的机械性抛光,其抛光工具一般由磨料和黏性结合剂组成,磨料和结合剂在一定压力下,利用磨料的刮削作用去除陶瓷修复体表面的凸起从而达到抛光效果。完整的口腔陶瓷修复体抛光过程包括修形、平整、抛光、精细抛光4个阶段。修形,即调磨陶瓷修复体表面形态;平整,即消除陶瓷修复体表面的粗大划痕,又称预抛光;抛光,抛光应用的磨头磨粒较细;精细抛光,精细抛光使用的磨头要比抛光时使用的磨头磨粒更细。

    陶瓷修复体临床试戴调磨后,需要将其送回技工中心进行上釉,该过程消耗时间长,因此会增加患者就诊时间,并且反复回炉烧结陶瓷修复体会影响其硬度、颜色以及使用寿命。釉瓷上釉会增加陶瓷修复体邻面以及咬合面的厚度,上釉后再次试戴修复体,可能存在邻接过紧以及咬合过高的问题,医生又需要重新对修复体进行调磨。将陶瓷修复体黏结于基牙后,医生需要再次对其进行调磨处理,因修复体已固定于基牙上,无法再送回技工中心进行上釉,只能进行椅旁抛光处理恢复其表面光滑形态。

    随着抛光工具的发展,抛光处理越来越多地应用于临床。有研究表明,抛光可以降低陶瓷修复体表面粗糙度,减少菌斑形成,降低龋病及牙龈炎的发生率,延长修复体的使用寿命,并且节省操作时间。

    3.上釉及抛光对口腔陶瓷修复体的影响

    上釉及抛光是陶瓷修复体调磨后的主要表面处理方式,其目的均为降低陶瓷修复体表面粗糙度,恢复其表面光滑的形态。目前多数学者认为上釉(自身上釉或釉瓷上釉)可以更好地恢复陶瓷修复体光滑的表面形态,修复体表面粗糙度下降程度明显高于抛光,但远期对颌牙齿的磨耗取决于修复体上釉前的抛光效果。有学者认为釉瓷上釉比自身上釉能获得更光滑的修复体表面形态。王富等认为,对于纳米陶瓷,抛光与上釉可使修复体表面具有相同的光滑程度。还有学者认为,抛光可使陶瓷修复体具有更光滑的表面形态,其效果超过上釉效果。

    Mulay等通过模拟牙齿咀嚼运动,证明抛光后的陶瓷修复体表面粗糙度更小,对颌天然牙磨耗更少,优于上釉。薛莉等通过实验证明,调磨后的陶瓷修复体需要通过抛光或上釉恢复其表面光滑形态。相较于上釉,抛光后的修复体表面变形链球菌数量更少。Haralur的研究也证明,抛光后的修复体表面细菌黏附减少。马可等认为,抛光可明显降低纳米树脂修复材料表面变形链球菌的黏附量。

    4.临床常用的陶瓷修复体抛光工具

    临床中应用的口腔陶瓷抛光工具种类繁多,包括金刚砂车针、金刚砂橡皮轮、金刚砂抛光膏、浮石粉和氧化铝抛光粉以及抛光套装等。众多齿科公司(如松风、义获嘉伟瓦登特、EVE、3M、科尔公司等)都制作陶瓷修复体抛光套装。抛光套装中的抛光磨头,均由抛光颗粒和结合剂组成。抛光颗粒包括碳化硅、金刚砂和氧化铝,结合剂包括合成胶和载体硅橡胶。其中,松风Ceremiste烤瓷抛光套装,其抛光磨头的抛光颗粒为碳化硅,结合剂为合成胶;松风Ceremaster瓷精细抛光磨头、德国EVE氧化锆抛光磨头和义获嘉伟瓦登特OptraFine®套装,其抛光磨头的抛光颗粒为金刚砂,结合剂为载体硅橡胶;3M Sof-LexTMDiscs套装的抛光颗粒为氧化铝,结合剂为载体硅橡胶;松风Porcelain Adjustment Kit+Cera Master组合以及EVEDIAPRO套装的抛光颗粒为氧化铝和金刚砂。目前临床常用的抛光套装有松风烤瓷牙修整套装、EVE氧化锆抛光套装HP321以及科尔Occlubrush抛光刷。

    王桃等比较不同抛光工具对CERECBlocs陶瓷的抛光效果,认为3MSof-LexTMDiscs套装抛光效果良好,接近上釉。Flury等比较了5种抛光方法对两种CAD/CAM陶瓷的抛光效果,结果显示,3M Sof-Lex抛光组具有最光滑的表面,其抛光效果甚至超过上釉组。葛懿等比较不同的表面处理对Sirona CEREC Blocs陶瓷表面粗糙度的影响,认为松风抛光工具的抛光效果良好,接近上釉。任辉等比较了不同抛光磨头的抛光效果,认为可以使用松风精细抛光磨头抛光代替上釉。Haralur通过实验证明松风抛光工具对烤瓷修复体的抛光效果良好,可代替上釉。任辉等通过实验证明,EVE抛光磨头抛光修复体可以代替上釉,恢复修复体表面光滑形态。

    Kontos等比较了不同表面处理对氧化锆陶瓷磨耗性的影响,认为用EVE抛光磨头抛光后的修复体,具有最光滑的表面形态,对颌牙的磨耗最小,优于打磨、喷砂、上釉。5展望口腔陶瓷修复体临床试戴调磨后,应对其进行表面处理,恢复其光滑的表面形态,减少龋病及牙龈炎的发生风险,并且降低对颌牙齿的过度磨耗。但由于抛光工具种类繁多,并且选择合适抛光工具的理论依据不足,因此,仍需要进一步通过实验研究,比较不同抛光工具对口腔陶瓷修复体的抛光效果,从中筛选出抛光效果较好的抛光工具,从而指导临床。

编辑: 陆美凤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