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周健康状况与男性不育症相关性的研究进展

2020-3-16 10:03  来源:口腔医学
作者:朱佳琳 冯希平 陶丹英 阅读量:4888

    口腔健康与人体的全身健康密切相关,罹患口腔疾病可影响全身健康,其中又以龋病、牙周病最为常见。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调查报告显示,我国35~44岁年龄组的牙周健康仅为9.1%,而牙龈出血以及牙石的检出率分别达87.4%以及96.7%。近年来诸多研究显示:口腔疾病的确与多种慢性非传染性疾病存在一些关联。牙周病已经被证明为心血管疾病、Ⅱ型糖尿病、类风湿性关节炎、骨质疏松症等疾病的危险因素;同时,女性患牙周病也被发现与子宫内膜异位、婴儿的早产低体重相关。此外,根尖周炎与心血管疾病及糖尿病也存在一定的相关性。口腔疾病除了与以上慢性疾病相关之外,与男性生殖健康的关系也引起了学者们的关注。

    几十年来,陆续有学者对口腔健康与男性生殖健康开展相关研究。据世界卫生组织(WHO)标准:夫妻婚后同居≥1年,未采取避孕措施,由于男方原因造成女方不孕者称为男性不育。男性不育症的患病率在各地均不容乐观。调查数据显示:世界范围内不育症发生率约占育龄夫妇的15%,其中男方因素约占50%。其病因包括遗传因素、环境因素、生活习惯及感染因素等。本文就牙周疾病与男性不育症相关性研究进展作一综述。

    1.牙周病与男性不育症的流行病学研究

    牙周病是一种发生于牙周支持组织的口腔感染性疾病,主要包括两大类即牙龈病及牙周炎。其中牙龈病仅涉及牙龈组织,而牙周炎则累及更深层部位牙周支持组织。牙周炎是以牙菌斑生物膜为始动因子,由牙周致病菌诱导局部和全身促炎介质引起的一种常见的慢性感染性疾病。牙周健康状况可以影响精子活力与精子数量。

    Klinger等研究了75对接受人工授精夫妇的男性,发现精子的低活力与口内深牙周袋的位点数、附着丧失有关。受试者中48%被诊断为牙周炎,40%被诊断为牙龈炎。Nwhator等对64名不育症患者的牙周状况及精子状态进行了分析,并通过膜基质金属蛋白酶-8(active Membrane Metalloproteinase-8,aMMP-8)作为牙周病生物标记,发现在33~38岁年龄段的患者中牙周炎与精子数目低有显著相关性,而其他年龄组无显著性差异。

    朱成彬等对不育症及正常男性各180例的牙周情况进行了比较,发现试验组牙周炎患病率(48.3%)与对照组(31.7%)有显著差异。慢性牙周炎与男性不育症密切相关,随着慢性牙周炎程度加重,男性不育症危险性递增,剂量反应关系有统计学意义,且精子密度、活率呈下降趋势,而精子畸形率呈升高趋势。

    Práger等发现在原因不明的不育人群中,牙石指数、探诊出血(bleeding on probing,BOP)阳性率显著高于对照组。牙周情况差如有牙龈出血史、牙石明显、BOP阳性率高与精子减少合并弱精子症可能存在相关性。但也有学者对牙周病与男性不育症相关性提出了异议。Pásztor等认为精子的病理学参数与深牙周袋及牙石无关,不良的牙周状况与任何精子参数都没有联系,而每颗牙探诊出血指数阳性率则在弱精症的患者中检出更少(P=0.046)。

    2.牙周病影响男性不育症的可能原因

    2.1慢性细菌感染

    关于牙周病如何影响男性不育症,一些学者认为:牙周病可能通过细菌的慢性感染,借助远达作用引发菌精症,从而与男性不育症相关。牙周致病菌主要通过两种途径进入血液循环:直接入血和肠异位入血。牙周致病菌可以穿透牙周组织的上皮屏障,并通过血液向全身扩散。如牙龈卟啉单胞菌,该菌有很强的细胞侵入能力并能够内化于牙龈上皮细胞、牙龈成纤维细胞、血管内皮细胞等宿主细胞,通过影响细胞自噬途径从而实现其在宿主细胞内的长期存活。

    当患者接受涉及牙周组织有关的操作(如刷牙、拔牙、牙周检查、洁牙等)时,可以使牙周袋内的细菌直接进入血液循环造成短暂性菌血症。另外,大量的口腔细菌经唾液吞咽进入肠道,引起肠道菌群失调,使肠道上皮通透性增加,导致吞咽的细菌经肠异位至血液循环。为了解男性不育症生殖道细菌感染的病原菌分布特点,国内外诸多学者对不育症男性患者精液进行细菌培养。夏晴晴等研究发现从菌精症患者精液分离出的菌株中,革兰阳性球菌占59.9%,以葡萄球菌为主,革兰阴性杆菌占22.0%,以大肠杆菌为主。

    Vilvanathand等也得出了相似结果,研究发现分离出的菌株构成以粪肠球菌(30%)、凝固酶阴性葡萄球菌(23.33%)、金黄色葡萄球菌(20%)以及大肠杆菌(10%)为主。1982年由Linossier等首次提出牙骨质的菌落与男性不育症可能存在相关性,并且发现由坏死的牙髓组织获得的大肠杆菌(Escherichiacoli,E.coli)通过血液循环到达生殖系统,在体内对精子有很强的负面影响,导致精子活动能力下降。当E.coli为105CFU/mL以上,精子动力下降。

    1986年Riedel等发现口腔菌群主要包括草绿色链球菌和金黄色葡萄球菌,与精液分析结果在一定程度上相似。1993年,Bieniek和Riedel等研究发现:菌精症患者的口腔菌群构成与精液中的相同,并将36例抗生素耐药性的菌精症患者分为试验组以及对照组,各18例。试验组接受6个月的牙周治疗后,2/3的患者精液检测为无菌的,并且精子质量有提升;而对照组则无明显改善。

    2.2细胞因子作用

    部分学者将牙周病影响男性生殖健康的原因归咎于细胞因子的作用。牙周炎的致病因子主要是革兰阴性菌和内毒素,口内细菌产生的毒素及抗原物质可诱导牙周组织中脂多糖激活巨噬细胞,产生大量的细胞因子,如促炎细胞因子白细胞介素-6(interleukin-6,IL-6)、白细胞介素-2(interleukin-2,IL-2)、肿瘤坏死因子-α(tumor necrosis factor-α,TNF-α)、白细胞介素-1β(interleukin-1β,IL-1β)、白细胞介素-8(interleukin-8,IL-8)。孙宝义等研究发现在不育症组的精浆中细胞因子的含量高于生育组。

    2.2.1肿瘤坏死因子

    TNF-α是一种低分子量蛋白质,在炎症反应早期就会大量分泌,TNF-α能抑制牙周膜细胞碱性磷酸酶活性,增加破骨细胞的形成和活性,也能刺激产生前列腺素和基质金属蛋白酶,导致结缔组织和骨的破坏;同时TNF-α可诱导成纤维细胞凋亡。这些生物学活性提示TNF-α在与牙周病有关的组织破坏中起一定作用。

    Andrukhov等报道牙周炎患者血清中TNF-α升高,并与牙周组织细菌量相关,同时唾液、牙龈组织和龈沟液中TNF-α浓度也增高。因此,研究者认为在慢性牙周炎的感染过程中,细菌及其组成部分从感染部位扩散到循环系统中,刺激免疫系统产生TNF-α。Nwhator等认为TNF-α引发系统性的慢性感染,诱发精子凋亡及精子数量下降。在不育症患者血清中TNF-α含量也明显高于正常对照组。

    2.2.2白细胞介素

    IL-1是炎症反应的主要介质,作用于多种细胞。IL-1β是一种特异性急性期炎症指标,在慢性牙周炎中的作用与TNF-α相似,并且能促进粘附因子及IL-8、IL-6等细胞因子的表达和释放。IL-8由单核巨噬细胞和内皮细胞分泌,对中性粒细胞存在刺激催化作用。

    孙宝义等研究发现IL-8在精子活率减少组中的含量高于活动率正常组。IL-6由造血细胞和非造血细胞产生,能刺激破骨细胞分化和骨吸收,并抑制骨形成。李怀平等研究发现,牙周炎患者血清及龈沟液中IL-6可调节急性炎性期蛋白质的生成并加重炎性反应,从而减弱了牙周组织的修复能力,同时也参与了牙槽骨的破坏过程。张慧娟等研究发现,IL-6可破坏血睾屏障完整性。并且IL-6在不育症人群中的检出量高于常人。

    2.2.3热休克蛋白

    热休克蛋白(heat shock proteins,HSPs)HSPs位于血管内皮对体温升高、炎症敏感。与牙周炎密切相关的牙龈卟啉单胞菌能产热休克蛋白HSP60。Maeda等发现机体抗体对抗它的同时也对人热休克热蛋白产生对抗作用;同时Eggert-Kruse等发现HSPs与不育症相关,精液中人类HPS60的免疫球蛋白A(immunoglobulinA,IgA)抗体与白介素升高、白细胞精子症有关。

    3.小结

    综上所述,目前在众多口腔疾病中,牙周病与不育症相关性的研究受关注度更高,但学界对于牙周健康状况与不育症相关性研究的数量尚且有限,从已有的研究结果来看,多数学者认为其关联性是有很大可能的,改善牙周健康状况对于男性不育症的治疗有帮助。当然也有部分学者得出了不同的观点。二者关联性尚未有定论,有待被进一步证实。

编辑: 陆美凤

网友评论